熊召政:在历史文化中寻找精神家园

资深新闻 2019-04-24 10:07:41 110

彩C2018-03-14zx501_P_1_446_763_1320_1344

2016年,熊召政到新疆考察丝绸之路沿线相关历史情况。图为熊召政(左一)在拜城县克孜尔镇参观研究克孜尔石窟。

马克思曾说过:“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。”中华民族走过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,铸就了灿烂的上下五千年中华文明。历史是文化,也是经历;是精神的启蒙,也是灵魂的家园。对国家来说以史为鉴,可以兴邦;对个人来讲,以史为鉴,可以明得失,存修为,知担当。为何古人说:“灭人之国,必先去其史。”隔断历史,就如同切断未来。

今天,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“四个自信”,归根结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。文化自信的底气从何而来,先人们为我们构建了一个庞大的体系,那里有我们先祖创造的精神高地,指引今天的我们继续坚韧前行。文化也是历史的一部分,了解历史,尊重历史,敬畏历史,才能找到我们未来的去路和精神的家园。

3月7日上午,在文艺界26组,熊召政发言后引发了全场委员的发言高潮,后面每位委员发言前都会提一下熊召政的话。成龙委员说熊老师的发言让我们学到了很多知识。

改革推动历史也根植于历史

我感觉张居正当时改革发动的契机和面临的问题,对今天的改革有很多借鉴意义。

记者:刚才文艺界的宗庸卓玛主动来加您微信,还说希望您多发言,非常喜欢听您的发言。能让大家也听听您是怎么说的吗?

熊召政:我主要是从历史经验谈了一点我对修宪的意见和看法。监察制度在中国历史上是有鉴可循的,尤其是明朝建立的庞大反腐队伍和监察制度,其地位还很特殊,六科管六部。因此从党的反腐到国家反腐,是有利于国家长治久安的,非常之时采取必要的制度设计安排也是符合国情需要的。

记者:您是上届的全国人大代表,本届的全国政协委员,今年很多新老委员通过您的发言熟悉您,同样是参政议政,您怎么看这两种职务的转变?

熊召政:组织上肯定我参政能力强,鼓励我代表湖北团多发声,多年来我也一直持续关注文化建设问题,比如我讲什么样的文化才是我们的血脉,讲正统和道统的关系,讲从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到经济搭台文化唱戏的历史变革等等。这次组织安排我来政协,我想也是希望我在文艺界起到正能量的作用。

记者:这个影响力的自信来自哪里?

熊召政:来自我的笔。尤其是《张居正》的写作,让我知道一个作家的笔有多重。毛泽东当年给丁玲写过一首《临江仙给丁玲同志》的诗中有一句:“纤笔一支谁与似?三千毛瑟精兵。”我刚读到这句话时觉得只是个形容和比喻,后来在我写张居正的过程中,才强烈感觉到这句话的真意。一个作家对社会的责任和使命,正是通过他的作品来完成的。开始写《张居正》的时候我并没有在这个高度上准备好,我是写着写着就感觉到它的难度,这个难度就在于我心中那个高地。

记者:很多人都是通过这部获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历史小说认识了您,能谈谈为什么要写《张居正》?

熊召政:1992年春天,邓小平南方讲话时,《人民日报》转载了一篇《东风吹来满眼春》的文章,紧接着又有一条新闻就是某军方领导的一句话:军队愿为改革开放保驾护航。我突然意识到这句话非常重。我敏感地思考,难道现在的改革阻力这么大吗?我与朋友在深圳的咖啡厅里聊,他说改革遇到了瓶颈,保守和改革之间在较量。历史改革中商鞅失败了,王安石失败了,光绪也失败了,唯独就是一个张居正在他生前是成功的,你可以研究一下。后来我就看了很多有关张居正改革的书籍,我感觉张居正当时改革发动的契机和面临的问题,对今天的改革有很多借鉴意义:第一,改革都从经济领域着手;第二,改革的发动机是反腐,先吏治后改革;第三,改革不动摇国本,维持建国以来的政治体制。这几点与今天改革惊人的相似之处让我决定写这个人。

尊重历史才能获得不竭动力

我想在我有限的写作年华中尽量把他们真实地再现给当今的人民,让大家理解历史。我想更负责任地把民族的精神表现出来。

记者:您前面提到在写作《张居正》时,谈到您心中的那个高地是什么?

熊召政:我想做的是如何在关照大历史中,把主人翁活动的中华民族这个大舞台,更加丰富多彩地展现出来,这是我的高地之一。第二,这个舞台是今天的人们能看得懂的,也能感受到这个舞台的真实性,而不是胡编滥造。第三,这个舞台对今天的领导者有什么启示。当我立下这样一个高度之后,我才发觉自己笔力不逮。

记者:现在很多文艺创作喜欢写稗官野史、戏说穿越来博眼球、赚市场,您为什么非要给自己立这么一个高度,并坚持从正面来写历史人物?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:

作者:http://www.yzyjzs.com资深新闻 本文地址:/lishi/1109.html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资深新闻